您的位置: 常州资讯网 > 健康

司机醉驾被判死刑续其父欲筹100万赔款救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03:59:47

  司机醉驾被判死刑续:其父欲筹100万赔款救子

  醉酒司机孙伟铭(本版均为资料图片) 孙伟铭的父亲跪求受害者家属谅解

  原本引以为骄傲的儿子,转眼成了死刑犯,这一切都是因为一顿酒。8个月来,家住沙坪坝的孙林一家,因此陷入了地狱般的生活。

  去年12月14日下午,醉酒的孙伟铭开车在成都连撞5车,导致4死1伤。今年7月23日,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“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,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”

  据了解,这是全国首例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对醉驾者判处死刑的案件。判决一出,犹如一枚重磅炸弹,在全国司法界引起轰动。目前,孙伟铭已提起上诉,此案进入二审阶段。

  本月25日前,他要筹齐100万救儿命

  自从儿子出事,家住沙坪坝的孙林就再没睡过一天安稳觉,没吃过一顿踏实饭。

  昨下午6时,致电仍在成都为儿子奔波的孙林,接的是孙伟铭的姨妈。她说,孙林中饭都没吃,外出筹钱了,因为不太会用,加上每天给他打的媒体和律师络绎不绝,疲于应付的他没带。因为同为重庆人的亲切感,其姨妈答应让孙林回家后回,可直到晚上9点半,他依然没回家——这样奔波到深夜,对他来说已是8个月来的一种常态。

  儿子一审被判死刑后,孙林鼓起勇气,独自找到5名受害人家属,希望通过赔偿的方式求得对方谅解——只有对方谅解了,儿子才有希望活命。

  经过3个小时的协商,几名受害人家属把索赔金额从180万降成100万。双方达成协议,赔偿期限为三个星期——也就是本月25日之前,他必须筹齐100万元赔偿给受害人家属。

  而受害人家属承诺,一旦拿到约定的赔偿金,将立即出具对孙伟铭的谅解书——不出意外,这封谅解书,将可能成为保住孙伟铭生命的最后一线希望。

  为此,筹钱成了孙林每天的重要工作。但一个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的普通工人家庭要凑足100万元的巨款谈何容易?

  孙林说,伟铭出事后,他在儿子钱包里找到了3张银行卡,但一张卡里有58元钱、一张53元,还有一张卡没钱。目前,孙伟铭名下有一套按揭房,总价值50多万元,除去贷款后,可以卖大约35万元。目前,法院已依法查封冻结了孙伟铭名下的这套房产。此外,孙林夫妇在重庆的住房价值20多万元。就算顺利卖掉房子,加上10万元保险赔偿款和亲朋凑的钱,目前离100万也还有10多万的缺口。

  他第一次给人下跪,哭倒在受害者家属面前

  孙林今年59岁,是达州铁路局一名煮饭的工人,妻子病退多年。

  得知儿子撞人的消息,是事故发生的第二天。当时,交警并没告诉他儿子肇事的具体情况。当天,孙林带了5000块钱,没啥文化、也没经历过这种事的他连身份证都没带。下午5点从重庆出发,到成都时已是晚上11点。走出候车室时,正好有人拿着一张报纸在看。报纸上赫然印着儿子孙伟铭的照片,旁边硕大的“交通肇事致4死1伤”几个字看得他当场就“瘫”了。

  “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严重的车祸啊!”孙林本来带了儿子房子的钥匙,但看了报道后,就吓得不敢再去了。他悄悄地离开火车北站广场,在候车室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痛哭了一场,然后就在火车北站的广场上,来来回回地徘徊了一整夜……

  孙林一直不敢跨进交警局的大门。“警察给他打了6次,他都说要来,但每次约定的时间他都没有出现。”当他终于出现在交警三分局的办公室,伤者家属抑制不住愤怒,给了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耳光:“你敢骗我,打你也不接。”

  从没见过这种阵仗的孙林又哭了,这个一辈子与人为善的老人第一次给人下跪:他双膝下跪,哭倒在受害者家属面前:“我确确实实没有,我用不来……”他说,从下火车到进交警三分局那段时间,他只吃了一个面包。

  听说儿子被判死刑,他哭得瘫倒在沙发上

  筹钱、找律师,儿子出事后,一直是孙林在跑进跑出。但7月23日开庭那天,孙林却没有到法庭。

  据参与旁听的成都晚报程璞介绍,孙林的死刑是7月23日上午当庭宣判的。当天,孙伟铭的母亲和妹妹在成都好友陪同下前来旁听,一直为此奔波的孙林却不见踪影。

  当天下午,程璞在孙伟铭已被查封的房子附近一茶楼见到孙林。当时已是下午4点,孙林还没吃午饭。他说,自己患有脑梗阻、心脏病等多种疾病,开庭前晕了过去,家人就没让他去旁听。

  程璞回忆,见面的1个多小时,孙林一直在哭。他说,我的儿子确确实实给死者、伤者家庭造成了很大的损失,他应该受到法律的惩治,但是不应该是死刑,我觉得死刑有点过重。我儿子是一个好人,他对父母长辈都非常尊敬,从来没有犯过任何事。我想对被害者家属说:对不起他们,我愿意倾家荡产来赔偿他们。说到儿子被判死刑,苍老的孙林更是哭得瘫倒在沙发上,其状让人心酸不已,采访不得不因此打住。

  孙伟铭的亲戚告诉,孙林本计划7月26日赶回重庆筹钱,但因为突然发病无法离开。他的心脏病自从孙伟铭出事之后频繁发作,特别是一审宣判之后,他已晕倒了好几次。

  尽管如此,孙林和家人依然在筹款路上奔波不停。他说,自己必须这样做,动力就是救儿子的命。

  昨日,代理孙伟铭上诉案的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律师施俊英接受采访说,目前此案已进入二审阶段,不便透露更多情况。

  张一叶 实习生 李凤兰

家居优品
偏方秘方
知识产权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