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常州资讯网 > 时尚

【寻梦小说】变质的爱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18:02

“以前做过人流吧?做过几次?”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抬眼望了她一下,语气冷淡地问。

“以前做过,三次。”阿美小说声地说,声音仿佛只有她自己听到。

“想不想要?”医生又抬头问,眼睛冲出一道寒气。

“这个?我还要和商量一下。”阿美有点结吧地说。

“从刚才的检查结果来看,你的身体极其虚弱,做过几次人流,又没好加以护理,如果再做的话,恐怕以后想要都没办法了。”医生瞟了她一眼,大声地说道。

阿美低着头没有出声,只觉得脸在发热,衣服像被人扒光似的。

“现在的女孩怎么这样啊,既然不要,干吗不做安全措施,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,回去想清楚吧,现在孩子已经二个月啦,想要的话就注意休息,多吃一些补品,不想要的话,唉,就早点做掉,免得大了再做就很麻烦了。”医生说完,无奈地摇摇头。

阿美机械地走出医院,顺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着,现在已经是冬季了,寒风吹得树木哗哗响,片片黄叶随风飘落,她打了个寒颤,紧了紧衣服。

想着医生刚才所说的话,每一句都像针一样扎在她心上。心里矛盾极了,这个孩子或许是最后一个了,该怎么办?是要还是不要。其实她是爱孩子,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,但是阿强说过现在还不能要孩子,要赶快把它做掉,免得夜长梦多。她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,今天到医院是计划做掉的,但当听到医生的那番话她有点犹豫了,医生那刀子一样的话气和眼神,仿佛在告诉她,你在扼杀一个生命,你在扼杀自己的孩子。她有点胆怯了,她怕真的如医生所说的,以后不会再有孩子,如果真的失去做母亲的资格,那她这么多年那么迈命的挣钱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想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吗?如果连孩子都没有了,那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?

她拖着沉重的步子打开房门,一头倒在沙发上,望着地上一片狼籍,到处是烟头,啤酒罐,零食袋,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混浑的味道。这才想到下午出去的时候,阿强和他的那帮朋友在打牌,他总是这样,没事的时候找一帮朋友打牌,好像成了他消遗的方式。

阿美慢慢地爬了起来,开始收拾着地上的东西,她拿起扫把在地上扫着,感觉到扫把重重的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拿得动,把垃圾装进袋子里,她又拿来拖把慢慢地拖着,从左拖到右,从前拖到后,好像不管怎么拖,地板上还是有一块块的污垢拖不掉,她又找来毛巾,跪在地上擦着,好像还是不行,她用力拼命地擦着,仿佛想把地板地擦碎。

手机在沙发上响起,她爬到沙发边拿起无力地按了下接听键。

“怎样?做了吗?”阿强的声音从一个吵杂的地方传来。

“阿强,其实,医生说......”阿美小声地想告诉他医生的话。

“什么啊?我听不太清,做了就好了,我今天不回去了,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呢。”

“阿强,阿强。”阿美大声地叫着,但电话已经断线了。

阿美握着手机,呆呆地望着那串熟悉的号码,突然觉得头晕得厉害,眼前冒出很多星星,她倒在沙发上。

阿美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中午,她缓缓地睁开眼睛,一道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射了进来,射的她眼睛微微作痛,她用手轻轻一挡,慢慢地打量四周,自己正坐在地板上,房间里安静极了,她想站起来,这才感觉一只胳膊麻木了,腰酸疼得厉害,口也干干的,她只继续坐在地板上,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,已经是十二点半了。许久,她用力地站起来,慢慢地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,可还是觉得肚子在咕咕地叫。这才想起昨天晚上都没吃饭,现在都过了午饭时间了,厨房里空空的,只有几个没有洗的碗泡在水盆里。打开柜子,还好有一碗泡面,烧了点开水,只用三分钟,热腾腾的面就好了,望着碗里白色的面条,红色的汤,还有绿色的葱花,看起来味道不错,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。“哇,好烫。”阿美叫了起来,手机铃声响起来,她吹着口气,走到沙发边拿起手机。

“怎么回事,昨天怎么没来上班,打了你多次电话也不接。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亮地传来。

“哦,红姐,对不起,昨天,我突然有事,手机没带在身上。”阿美边嚼着口里的面边解释道。

“今天晚上早点来啊,昨天有几个客人点名找你。”

“知道了。谢谢红姐。”阿美挂掉电话,又瘫坐在沙发上。

她至今仍记得五年前,那时候她和阿强刚从家里出来不久,阿强在一家运输公司上班,自己在商场里做服务员,每月的工资不是很多,除了租房和生活费,所剩无几了。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苦但却很幸福,每天下班后一起做饭吃,晚上没事的时候会去城市广场上看夜色下的霓虹,数着最高的楼层,看着万家灯火,他们静静地依偎在一起。那时阿强说:“阿美,相信我,总有一天,我会给你一个属自己的灯火。”阿美总会笑着抱紧他,她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她知道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。

这样平静而又幸福生活了几个月,阿美所在的商场效益不好,进行大幅地炒人,她读的书本来就不多,又没有什么文凭,加上又是外地人,当然也在其中。她记得那天她心灰意冷地回来住处,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强,以为他会为之责怪自己不小心。哪知他却笑着说:“没关系,反正工作那么辛苦,你就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,我来养你。”那是普通的一句话,却让阿美在以后的生活中,为了那句话,放弃了自己做人的原则。

阿美每天早早地煮好饭等阿强回来一起吃,看着他吃的样子,她觉得甜蜜,她平时很节省,就连去市场买菜,为了两毛钱,都要和别人讨价还价。她知道那是阿强用汗水挣来的,一毛一分都来之不易,她更加珍惜这个男人。

直到有一天,阿强喝得醉熏熏地回来,他一头倒在床上。阿美预感发生了什么事,她没有问他,拿来热毛巾给他擦脸。他突然拉着阿美的手说:“阿美,我被公司炒掉了,那该死的老板竟然把我炒了,我什么也没做错,我做错了什么?”他呢呐着睡着了。

阿美望着他那张脸,原来是张干净的脸,现在却满是憔悴,他才二十四岁啊,还正是青春年华,却如此的疲惫,她用手轻轻地摸着,心隐隐作疼,这是她深爱的男人,她希望他能过得幸福。第二天,阿美一大早就去人才市场找工作,因为自己只有高中毕业,又是外地人,所以很难找到,一次次抱着希望出门,一次又失落地回来。阿强也开始在外面找工作,和阿美一样,他也没什么文凭,一次又一次碰壁,或许那个多雨季节不适合找工作,所以他们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。看着手里的钱越来越少,日子依然是一天天过去,转眼到了月底又要交房租了,电费煤气费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费用都需要钱。阿强天天抱怨自己没用,脾气也变得暴燥,阿美看到眼里,疼在心里。当身上还有几十块钱的时候,阿美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工作,哪怕是帮别人洗厕所。那天她从人才市场走出来,因为天空下着大雨,或许是因为下雨的原因,没有几家招聘公司。当然连招洗洁工的都没有,她走在路上,没有撑伞,任雨水打在身上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该去哪里,她不敢回家,不想看到阿强现在的样子。她在想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呆在这座城市里,这里是否有她立足的之地。

突然她听到一声急促的刹车声。她轻轻地回头,一个穿着时髦女人撑着一把洋伞优雅地走了出来。

“怎么回事啊,没长眼睛啊?想找死啊?”

阿美缓缓地睁开被车灯刺到的眼睛,一张艳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着,脸上擦着厚厚的一层粉,白白的,眉毛很细很黑,应该是刚纹上不久。

“真的很抱歉。”阿美无力地朝她点点头。

她这才认真地打量着阿美,从上到下仿佛在检查一件商品。她眼睛里突然透出一亮光,但是什么光阿美说不上来,总觉得她的眼神有点怪诡。

“这位 ,听口音不像本地人吧。”她语气突然变得柔和些。

“我是外地来的,四川的。”阿美答道。

“哦,四川啊,我有很多那里的朋友,你现在做什么工作?”她笑着问。

“我刚去找工作,不过还没有找到。”阿美叹了口气说。

“那是,现在的工作都很难找,不过我有个开酒店的朋友,他那里正在招人,我看你还不错,如果想去的话,我可以帮你跟她说一下。”

“酒店?可是我没做过啊?”阿美犹豫一下说。

“第一次当然不会了,去了以后有人教你的,我们认识算是有缘,可不要错过机会喔。”

她又笑了起来,那笑声像寒风一样吹进阿美的耳朵,她不由打个冷颤。

想着自己最近的情况,想着阿强的痛苦表情,自己出来的时说过就算是洗厕所也愿意,难道酒店比洗厕所还差吗?摸着口袋里仅有的几十块钱,她知道自己不能拒绝,这或许是个机会。阿美就答应了她,她坐上了她的车,进入她朋友的酒店。做起了她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工作,也就是她所憎恨的工作。而那个女人就是她的老板叫红姐。

第二天早上她回到住处,阿强还有没醒,她坐在床上望着这个沉睡中的男人,眼中满是泪水。

“你去哪了昨晚?”阿强睁开眼睛看到阿美正低头望着她。

“哦,我找到工作了。”阿美转过头试去眼泪,笑着说。

“在啊?做什么的?”阿强起身坐了起来。

“在酒店,做服务员,工资不错,又很轻松。”阿美尽量让自己放松。

“真的?那太好了,我还在想明天该怎么过呢?”阿强兴奋地抱着阿美亲了又亲。

“阿强,如果我们有了钱,是不是就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。”阿美轻轻地问。

“那当然,等我们赚够了钱,我们就去结婚,到时候还会生个可爱的孩子,你说好不好?”阿强拉着阿美的手说。

“嗯,好,等我们赚够了钱,我们就去结婚,还要生个孩子,然后幸福地生活。”阿美笑着点点头。在回来的路上,她一直都很矛盾,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,但刚才听到阿强所说话,她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。

望着他那久违的笑容,那兴奋的表情,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,自己做出牺牲也是应该的,毕竟爱是伟大的,为爱她愿意付出一切。那天她赚到三百块,那是她在商场上班时半个月的工资,是她和阿强一个月的伙食费。如果照这样算下去,只要自己做上一段时间,赚到一笔钱,就可以和阿强过上幸福的日子。

那天阿美掏出口袋里那三百块钱交到阿强的手里,她记得很清他当时的眼光充满疑惑。

“阿美,怎么这么快拿到钱啦?”他接过钱时手有些颤抖。

“阿强,你爱我吗?”阿美望着他的眼睛问。

“当然爱你啦,我一生一世都会爱你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,我发誓,如果我哪天不爱你了,我会遭天打雷轰不得好死。”阿强举起手说。

“嗯,我相信你,我也是一样的爱你。”

“你要相信我,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因为爱你,都是为了我们将来能够更好生活。好吗?”阿美抬起头看着他问。许久,他点了点头。把阿美紧紧地拥在怀里。

从那天起,她每天晚上七点半出门,早上八点回来,她把每天赚到的钱都交到阿强的手里,开始的时候他会迟疑,后来也就习惯了。阿美除了买些必需的化装品,连一件漂亮的衣服都舍不得买,她在拼命地赚钱,也在拼命地攒钱。

钟声“咚”的一声响起,拉回了她的思绪,她抬眼看一下那灰色的钟表,七点钟整,又到了该出门的时间,想着红姐之前的电话,看来要早点去才行,走到厨房,看到那碗泡面,可能是泡得太久了,已经面目全非了,上面飘着一层已凝固的油,深红色的,有点像鸡血的颜色,她夹了一口放到嘴里,一股油腻的辣味,她觉得一阵恶心,跑进洗手间,用力地吐着,许久,她抬起头,打开水笼头,捧起凉水用力地泼到脸上,感觉好多了。她又走了出去,望着那碗泡面,这是她的晚餐,她还要靠它来支撑到天亮呢。倒了一杯凉水喝了下去,又端起那碗泡面,大口地吃了起来,尽管那味道有点让人恶心,尽管那面的样子看起来象是一条条白色的蠕动着虫子,但她还是把它吃得干干净净。吃完后她又喝了一杯凉水,然后擦下嘴巴,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,望着那个惨白的仿佛已经陌生的脸,涂抹着那所谓的职业妆。

共 1 866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描写的很细腻,对两个主人翁尤其是阿美刻画的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对于主人翁阿美的遭遇是否值得人们同情值得人们去深思!【编辑:李荣】
1 楼 文友: 2009-09-0 15:4 : 0 【编者按】小说描写的很细腻,对两个主人翁尤其是阿美刻画的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对于主人翁阿美的遭遇是否值得人们同情值得人们去深思!【编辑:李荣】
2 楼 文友: 2009-09-0 15:52:15 阿美是个值得同情的女性,她报复了忘恩负义的阿强,这说明阿美不只是一个懦弱的女子,她还是一具有自己独特个性和原则。玩弄女性的阿强不要以为女人就是那么好欺侮!宝宝绿色大便
安而康成人纸尿裤
小儿厌食如何调理
口眼歪斜治愈后怎么护理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