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常州资讯网 > 育儿

【古韵今弹】柳暗花明(微小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12:03
暮秋十月,天蓝云白,金风飒飒,远山层林尽染,河边杨树叶子变得嫩黄,柳树的叶子却依旧绿着,河水清澈见底,小鱼在悠闲地游泳,水面上荡漾着细密的波纹。
今年是个风调雨顺的好年头,收完秋,人们轻闲了,天气不冷不热,这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,人们可以享受这丰收的年景,享受这美丽多彩的季节。
早饭后,王老蔫把院里院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邻居的二嫂笑着问:“吆!一大早就把院子扫这干净,要来且(客人)吧?”
王老蔫嘿嘿干笑两声,算作是默认。
王老蔫家今天的确是要来客人的,所以媳妇张巧嘴一早便让他打扫院子,今天来的客人可不是一般的客人,是女儿的媒人和男方的父母,女儿花明和邻村的柳岸已经处了一年时间了,处的相当融洽,也都二十三四岁了,该张罗订婚结婚的事了。
论起来柳岸的父亲柳老三和王老蔫还是拐弯的表兄弟,媒人也不是外人,是王老蔫家族的堂姐,嫁到邻村的老柳家,是柳老三的堂嫂。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亲事成与不成,都得热情招待。这已经是柳老三夫妇俩和媒人第三次登门来商讨订婚的事,说白了,就是谈彩礼的价钱。
前两次商讨,都是不欢而散,张巧嘴一口咬定,彩礼十八万,钱拿来,订婚、结婚随你安排,否则,一切免谈!而柳家,使个大劲,才出到十万。世上只有娶不上媳妇的光棍,没有嫁不出去的闺女。张巧嘴一气之下,紧紧地看着女儿,不让她再跟柳岸来往,但腿长在花明的身上,看是看不住的。
客人说来就来,柳老三两口子都是五十出头年纪,一看就是庄稼人,面色黑红,粗手大脚,都穿了一身新衣服,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,花明给倒上茶水,敬上烟,害羞躲出去了。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。
媒人首先开腔了,她对着张巧嘴说:“弟妹呀!现在时代不同了,连飞机票都能打折了,你也松松口,不能老是一口价啊?”
张巧嘴名为巧嘴,也是能说会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后院老李家的二丫头,斜楞眼,婆家一把就给拿了十五万!西头老王家的寡妇,快五十了,彩礼还给十万呢!我闺女好歹也算是大学漏子,不傻不苶,三瓜俩枣就嫁了?再说,也不是啥都能讲价的,坐火车,你能讲价么?有病住院,你能讲价么?”
这一通话,机关枪一样,突突突,说得三个人无言以对。
沉默了一会儿,柳老三媳妇说话了:“俺家的情况你也了解,闺女出阁了,就柳岸哥一个,四间北京平新盖的。”
张巧嘴一脸的不屑:“哎吆!三嫂子,现在人家都到县城里买楼去了,四间北京平只能是凑合着住!”
柳老三赶紧转变话题,说:“这两年外面的活也不好干,前几年我出去干瓦匠活,一年咋也得拿回来五万六万的,这两年挣三万顶天了。今年可算是遇到个好年头,多打了几千斤苞米,可是粮食落价了,还不如往年卖的钱多。”
张巧嘴说:“是啊!家家都一样,都难啊!”
柳老三媳妇接着说:“照实说,十八万也不算多,去年他奶有病做手术花了十来万,新农合说是百分之六十报销,其实就报回来一少半,不然这些钱也能拿得出,我们两口子岁数还不算大,再干个十年八年的没问题,将来还不都是他的!”
媒人也帮腔:“弟妹呀!你看柳岸和花明多般配呀!郎才女貌,天设的一对,地造的一双,现在好得跟一个人似的,谁也离不开谁了,你就忍心?”
不论怎么说,张巧嘴始终是一副阶级斗争的表情,就是不答应。王老蔫好像个闷葫芦,一声不吭,一看就是个怕媳妇的窝囊废。场面冷落下来,抽烟的抽烟,喝水的喝水,急的在外面偷听的花明直跺脚。
张巧嘴去厕所了,这边的一行三人感觉又白来一趟,正张罗要走,这时张巧嘴进来了,她赶紧留客,“别走,别走,咋的也得吃完再走!”然后吩咐王老蔫:“老蔫,快去买菜!”
王老蔫低声问:“买啥菜啊?”
张巧嘴麻利地回答:“蒜台香肠花生米,烧鸡肘子大鲤鱼!啥好买啥!”
在屋门口堵着柳老三俩口子,说什么也不让走,一改冷若冰霜的脸,满面春风洋溢,笑靥如花,五十岁正是风韵犹存的年龄。张巧嘴笑着对媒人说:“二姐,你侄女订婚这事就按你说的办吧!”
媒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怯生生地问:“那彩礼十万行啦?”
“中,你侄女的事,你当家!”
柳老三夫妇俩连同媒人六目相对,张巧嘴去了趟厕所,态度居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!柳老三晃晃脑袋,还好没蒙,柳老三媳妇暗暗地掐了一下大腿,疼,不是做梦,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张巧嘴转变得这么快呢?
村里离镇上不远,不一会儿,王老蔫就买菜回来了,张巧嘴不单嘴巧,手也巧,做饭炒菜也麻利,没用上一个小时,十个菜上桌了。话越唠越近乎,酒越喝感情越深厚,五个人整整喝了两箱青岛啤酒。
酒足饭饱,客人乐呵呵地走了。
张巧嘴似乎有点灰心丧气,身子靠在门框上跟洗碗的女儿花明唠嗑。
“闺女,妈多要彩礼是帮你要呢!要多少彩礼都是你的,有了钱,你过门后日子才充裕,老柳家那两个吝啬鬼,不使劲扣他,他们是舍不得掏钱的,原本是想多要点,谁知——,唉!”
“咋啦?”
“闺女,跟妈说实话,几个月了?”
“什么几个月了?”
“你不是怀孕了吗?我去厕所时,听见你在屋里干呕。”
“没有啊!柳岸连我的手都没摸过,我感冒了,头晕,反胃!”
“啊!没有?我以为你怀孕了,就草率地答应了,少要了八万块钱,这事整的,让柳老三这王八犊子捡个大便宜!”


共 20 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哈哈。这故事整的,就跟网络上流传的笑话一样:男一说我有房有车,男二说:我无房无车但我有一样,我有儿子在她姑娘的肚子里,这一切都不结了了吗?花明的娘巧嘴儿就自以为是地吃了暗道,少要了八万彩礼,不过话说回来,这也不是她贪图财物,而是爱女儿的另一种方式。父母不为女儿挣谁来替挣呢?农家生活的真实写照的一个侧面。推荐【编辑:浅影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12-21 08:44:27 歌休的小说就像一篇篇现世汇,描写了很多普通大众人们的心理和生活。 力求心灵饱满,三寸醉眼、满屋书臭。回首半生历程,一腔热血、两袖清风。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12-22 15:18:54 纯属虚构!
2 楼 文友: 2016-12-24 09: :18 虚构的让人相信是真实,就是作为一个作者的本事,你干嘛那么谦虚呢?这样会破坏我再看别的故事的时候心理。 力求心灵饱满,三寸醉眼、满屋书臭。回首半生历程,一腔热血、两袖清风。
 楼 文友: 2017-01-14 18:47:28 我也喜欢短小说,阅一篇短小佳作如把一粒多味的胡豆放进了嘴里,其美味无穷。读了远方文友这篇短佳作,我不为精品标志来论其档次,我发现了亮点就是我心中的佳作。我们聚会大型文学网江山,文友相识,共同在文学路上齐努力向前。哪款拉拉裤干燥不潮湿
小孩咽喉肿痛
有什么可以快速止泻的办法
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